幸运赛车

幸運賽車 > 總裁丫頭:愛上高冷校草 > 同居???_總裁丫頭:愛上高冷校草_幸運賽車

同居???_總裁丫頭:愛上高冷校草_幸運賽車


  “不,不行,媽,你這是把我往火里推啊”七柒可憐地說道。不過七柒已經被拉進房間。
  “砰,啪”門被用力地關上
  夏母聽見關門的聲音,“噗嗤”的一聲,差點哈哈大笑,對著顧父顧母說:“小皓真是急啊!”顧父點點頭,便笑了起來,說“是啊,可沒見他這樣過!”顧母也笑著說:“看來啊,我們家宇皓是對柒兒上心咯!”兩家家長開始聊起婚事。
  .....七柒房間
  顧宇皓把夏七柒按到床上,靜靜地看著她粉嫩的唇,不經地滾動了一下喉結。
  夏七柒既然見到顧宇皓床咚了自己,心里突然卡帶,頭邊卻有兩個小精靈在打斗。
  小惡魔說:“柒,這可是樊宇校草哎,他床咚你,暗示你呢,趁現在睡了他!”“嘿嘿嘿”的笑道。
  “不行,柒還沒有成年,這些事應該成年后做”小天使氣憤地反駁道。小柒憤然地說道:“天,你們說的意思就是前者后者都是一個意思嘛!”
  “怎么,看我看呆了,嗯?”顧宇皓笑著挑逗夏七柒。
  聞言,夏七柒臉開始像發燒那樣熱。夏七柒推開他,皺著眉說:“你怎么那么不要臉啊,誰看你看呆了”
  “呵,誰剛剛看著我,不說話的,還不能證明某人看呆了!”顧宇皓無奈?_?`說道。
  “死變態,說完沒,說完就給我起來。”夏七柒皺著眉,生氣瞪著顧宇皓罵道。
  顧宇皓聽見“死變態”三個字,臉瞬間黑下來,冷冷地說道:“你剛剛叫我什么,你在說一遍...”
  聞言,夏七柒不怕死地說道:“說就說,說十遍都可以,死-變....唔”
  夏七柒剛要說“態”字,顧宇皓低下頭,狠狠地吻住了夏七柒粉嫩的唇,粉嫩的唇貼近冷冰的唇上,夏七柒放大瞳孔,用力捶打顧宇皓的胸膛。
  顧宇皓感覺到夏七柒捶打他胸膛,卻用手按住她的腰,往懷湊。
  夏七柒覺得要被他吻到無法呼吸,就開口說話:“唔....顧宇皓你放開...”
  顧宇皓趁她開口說話,把舌頭伸入,霸道地吮吸著。
  夏七柒驚訝地又睜大了眼睛,她不想這樣,就只好往顧宇皓唇上一咬。
  “嘶.....”顧宇皓被痛到,瞪著夏七柒,說:“你咬我.....”
  夏七柒用力一推,顧宇皓從床上摔下來,自己快速爬起來,臉迅速升溫,紅了起來。她擦了擦自己的唇,隱約覺得自己的唇腫了,看向顧宇皓,說:“哼,叫你親我,死變態!”
  顧宇皓原本不為她咬自己和推自己生氣的,可是聽見“死變態”三個字,就.....
  顧宇皓站起來,盯著夏七柒的眼,慢慢逼近。
  夏七柒見他逼近,嚇得往后退,可是她后面是床,一退后就倒在床上,她看見他還在逼近,嚇到用撒嬌的語氣說:“啊啊啊......宇皓哥哥,我知道錯了,我以后都不叫你死變態了,原諒柒兒,好不好”說完,她又開始賣萌。
  顧宇皓聽見她認錯,還聽見她叫自己“宇皓哥哥”,開心的不得了,突然想到剛剛那句“原諒柒兒”讓他想到妻兒,不厚道的“噗嗤”了一聲,他摸摸夏七柒的頭,微笑著說:“見你那么乖,那我原諒你了”
  “呼....”夏七柒松了口氣。
  “現在也該做好晚飯了,我們下去吧!”顧宇皓說完,拉著夏七柒的手,走出房間。
  夏七柒見顧宇皓拉著她的手,臉上染上一點紅暈。小聲地湊向顧宇皓說道:“干嘛拉我手”
  顧宇皓笑著回應:“牽未婚妻的手,沒有不對的。”
  兩人走到餐桌前坐下,顧母看見他們手拉手,笑著說:“看來,宇皓和柒兒關系很是親密啊!”
  聞言,夏七柒用力甩開顧宇皓的手,向他笑了笑。
  突然,夏母和藹地說道:“那剛剛我們聊的事,就這么定了。”
  “哎哎,什么事啊,你們可要我同意先.....”夏七柒疑惑地說。
  “不用了,就這么定了,明天你們兩就同居培養感情”夏母毫不給她機會。
  “你....你說什么,我跟...他?同居???”夏七柒一臉驚訝的問道。
  “是啊,今晚你們先在這里睡,明天先回學校,搬家的事交給管家,放學會有人來接你們。”夏母一臉淡定的回答。
  .........10點
  “次咔”門被打開。
  顧宇皓不見人在房間,皺著眉坐在床上。
  “嘩啦.....”洗手間里洗澡花灑噴出水來。
  顧宇皓聽見水聲,妖艷的勾勾唇。
  10分鐘后,“次卡”洗手間門打開,夏七柒圍著一條毛巾走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