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赛车

幸運賽車 > 全職武神 > 第2127章 傀儡術與箭術_全職武神_幸運賽車

第2127章 傀儡術與箭術_全職武神_幸運賽車

石峰話音剛落,風傾云的眼神頓時變得犀利起來,雙手一抬,一柄花紋繁復的木質長弓已然握在手中,眨眼的工夫,一箭已然射出。
  
  “司夢南師兄的反應不夠,被圣子打了個措手不及,但是在我面前,圣子恐怕不會有這個機會了。”感覺到破空之聲是盯著自己的左手而來,顯然是看準了要搶在自己操縱火星之前搶占先機。
  
  “你要這么想,也無所謂。”石峰笑著側過身子,輕飄飄便躲過了這破空一箭。
  
  這看似迅速,實際上殺傷力卻有限的一箭,讓石峰心中對風傾云的期待不由降低了幾分,剛想再驅使著火星將風傾云解決,突然聽到身后響起一道奇怪的異動,下意識地先扭過身子,將注意力集中在身后。
  
  石峰轉過頭時,只見原本不起眼的箭矢已然炸裂開來,帶起一陣濃濃的煙霧,將自己的視線全部封鎖。
  
  石峰眉頭一皺,意識到風傾云的這一箭并不像自己剛才想的那么簡單。眼前這煙霧,不止遮擋了自己的視線,甚至對神魂之力的感知都有所限制。好在自己的神魂之力本就不同常人,特別是經過上一次的頓悟之后,這煙霧對自己的影響已經微乎其微,輕松便可以看見這煙霧之中,由原本的箭矢分裂出的五根鐵釘,正向著自己的方向射來。
  
  “看來,風師弟是認真了,一出手就用出了自己拿手的障目子母箭。”
  
  “是啊,這所謂的圣子,看來算是要遭殃了,風師弟可是咱們傀儡宗真正的年輕高手,不是剛才的司夢南可以比的。”
  
  迷霧之中,誰都看不清石峰此時的情況,但下意識的,傀儡宗的弟子都更看好風傾云,似乎認定石峰在這一箭下就算不直接落敗,肯定也會落得狼狽的下場。
  
  與此同時,站在遠處的風傾云并沒有因此就放松,右手已經再次拉上弓弦,弦如疾影,不斷將新的箭矢朝著煙霧中傾瀉而去。
  
  沒有停過的弦響聲,使得周圍傀儡宗一眾弟子的臉色逐漸變得精彩起來,驚訝者有之,欣喜者有之,擔憂者有之,閉眼者有之,大部分人,已然在心中對石峰判了死刑。
  
  然而,煙霧散盡,弦聲間歇,石峰卻像是一步都沒有移動過一般,仍舊好端端地站在原地,石峰的周圍,已是滿地的箭矢。
  
  迎著風傾云好奇的目光,石峰輕輕一笑,跟著將握拳的右手抬起,道:“你是在,找這些東西嗎?”石峰松開手章,只聽一陣“叮當”之聲,五枚鐵釘悉數落地。
  
  “你……”看著地面的鐵釘,風傾云明顯地吞了一口口水,半晌之后才說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……在迷蹤霧之中躲過我的所有攻擊的?”
  
  石峰只是朝著風傾云又笑了笑,并沒有開口說出半個字。對石峰來說,自己自然不會告訴告訴對方,自己是靈機一動,想到這煙霧既然會影響自己,肯定也會影響到其他人,干脆就直接催動空間法則,遁入了虛空之中。直到風傾云火力全開的攻勢結束,自己這才趁著煙霧還未散盡前回來,這才有了如此瀟灑的模樣。
  
  “剛才那一箭,倒是有點意思,繼續吧。”見過風傾云的身手之后,石峰心中對他的評價已經又上了一個臺階,只道是傀儡術果然玄妙非常,跟不同的法則或神通都能夠搭配出不同的效果。在此之前,石峰完全沒想過傀儡術跟箭術還能產生這樣的搭配,心里愈發期待起風傾云接下來的表現。
  
  出乎石峰意料的是,自己話音剛落,風傾云已經放下了雙手,將自己的長弓收了起來,完全沒有想要繼續動手的意思,“圣子,傾云認輸了。”
  
  “這,你怎么就認輸了呀。”石峰滿腔無奈地說道,很想再找個什么方法,激風傾云再繼續動手。
  
  “剛才的第一箭,已經是傾云最強的一招了,傾云可以保證,從出手開始直至結束,都沒有半分松懈。然而……圣子卻是如此輕松地就化解了傾云所有的攻擊,再往下,自然也沒有什么好比的了。”作為傀儡宗的天才,風傾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,明顯也有些不大自在,盡管如此,卻還是往下說道:“看來,是傾云太過自滿,小瞧了天下英才,對于圣子的實力,傾云心服口服。”
  
  眼看風傾云再怎么樣也不會動手了,石峰也只好放下期待,開啟了互吹模式:“傾云兄弟別這么說,這傀儡術和箭術的結合,也是讓石峰嘆為觀止。剛才能夠應付地這么輕松,不過是運氣罷了。”
  
  “沒想到,高傲如風傾云,都會說出這樣的話,看來這圣子還真有點東西……”
  
  “是啊,我們傀儡宗能有一個這樣的圣子,說起來倒也是件不錯的事情……”
  
  風傾云的落敗,讓傀儡宗的弟子,特別是大部分年輕弟子對石峰的態度立馬有了變化。一時半會,大部分人只是默默地看著石峰,卻沒有人再帶著挑釁的姿態上前。
  
  “不愧是圣子,竟然連我們傀儡宗年輕人中的第一人都為之折服。不過,剛才圣子表現出的實力雖然不差,但似乎卻跟傀儡術沒有絲毫關系。我們傀儡宗的圣子,卻連傀儡術都不知道,要是讓人知道,豈不是笑掉大牙嗎?”
  
  人群一側,又有一人慢步而出,只不過,跟方才的司夢南和風傾云相比,這一次出來的男子年紀明顯大了不少,照石峰來看,再怎么也有四十歲。
  
  “哦?聽這位兄弟的意思,是想跟在下比一比傀儡術了?”
  
  “那當然,在傀儡術面前,其他不過只是蠅頭小術,如果不能在傀儡術上讓我們心服口服,又憑什么做我們傀儡宗的圣子呢?”中年男子的話,像是喚醒了不少人沉睡的意識一般,頓時又引得不少人開口呼應。
  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比一比傀儡術好了,在下修煉傀儡術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還算有幾分心得,就煩請傀儡宗的各位兄弟看一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