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赛车

幸運賽車 > 一槍爆頭 > 65:裁決者_一槍爆頭_幸運賽車

65:裁決者_一槍爆頭_幸運賽車

    雷大川性格雖然暴烈,但就和“奔雷九擊”修煉到最極致時,會“陽極生陰”地生出絲絲柔勁一樣,暴烈到極致,反而讓雷大川遇上什么事都多個心眼,出招時總留下幾分力,以備不測。
  
      更何況,剛剛才在麥林左輪下吃過苦頭。第二次交手,雷大川更不會徹底去盡。縱然肉眼無法捕捉到飛行中的子彈,可是彈指剎那,他左側太陽穴上微覺刺痛,登時便知道不對,立刻不假思索,騰空翻身,順勢收掌,改向自己左側太陽穴方向拍去。
  
      然而這一掌拍出,卻拍了個空。只因為那顆子彈看似是射向雷大川太陽穴,實質其軌跡終究是偏斜了少許。即使雷大川并不閃避,子彈也不會命中他,頂多從他腦袋旁邊掠過,劃出一道血痕而已。
  
      迅雷不及掩耳之際,雷大川一掌落空,子彈緊擦著他手掌邊緣飛開,“啪~”恰好撞上公堂當中一根梁柱,只因為所取落點巧妙,子彈竟未曾深入梁柱,居然再度反彈出來,由上而下,以霹靂之勢,沖向半身還埋在泥土碎石當中的雷獅!
  
      先被舉起來重重一下砸進泥土之中,繼而又不顧一切強行催谷,發出怒獅吼逼退敵人,雷獅早已五癆七傷,僅剩下半條人命。假如再多給他點時間運氣調息的話,或許還能恢復幾分戰斗力,可是程立根本就沒給他這個機會。
  
      事實上,剛才這一槍看似是對準了雷大川,隨手而發。但實際上,程立開槍之前早已經過精心計算,從一開始就是沖著雷獅去的。
  
      完全沒想到程立居然會首先對付自己,雷獅根本連“躲閃”的念頭都來不及生出。再加上重傷在身,還未調息完畢,即使他想躲閃,也絕對躲閃不開。
  
      一切說來繁復,但在現實當中,也不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而已。雷大川撲擊,程立開槍,雷大川閃避,子彈擊中梁柱反彈,隨即雷獅腦殼中彈。縱然子彈經過反彈之后,動能已經削弱了不少。但要對付一個重傷不能運功的雷獅,依舊輕而易舉。
  
      彈指間,雷獅赫然連哼都沒來得及哼出半聲,脖子上整顆腦袋已經“啪~”地炸開。無頭尸體抽搐了兩下,終于頹然躺下,再沒有了半點動靜。
  
      這一下,不但旁邊的雷大川愣住了。甚至連另一邊正全力運功消化毒力的雷五味,也都愣住了。兩人面面相覷,一時之間,腦子里甚至都轉不過彎來,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  
      但這兩人畢竟非比普通。只是愣了短短兩、三個呼吸,立刻便回過神來。雷大川咬牙切齒,提足用力一跺,喝道:“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老八,我前你后,*!”
  
      雷五味點頭,再顧不上慢慢運功,伸手入懷取出一顆蠟丸,捏碎了把其中的藥丹塞進口里。藥丹入口,迅速化開。一股清涼之意隨之深入四肢百骸,把之前劇毒入侵的麻癢感狠狠驅散。
  
      這顆辟毒丹,所用藥材極為珍貴,煉制更加不易。藥效一到,毒力便如雪融冰消,迅速瓦解。對于一般人來說,是極難得的救命寶貝。但對于雷五味來說,卻有些雞肋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剛才糊了他滿臉的五色毒煙,本來就是他自己辛辛苦苦練出來的。假如就這么用辟毒丹化掉,簡直虧本虧到姥姥家去了。所以雷五味一直不肯動用辟毒丹,只想自己運功把毒力重新吸收回來。
  
      可是吸收毒力,需要花費不少時間。眼下大敵當前,哪有空閑時間讓雷五味慢慢運功?更何況有了雷獅這個例子在前頭,雷五味更不敢端坐不動。否則的話,下一個要死的人,絕對就是自己了。
  
      迫不得已之下,雷五味唯有忍痛服下辟毒丹,把這部分毒力舍棄掉,以此換取立刻恢復行動的能力。
  
      辟毒丹入腹,妨礙行動的因素也隨之消失。雷五味騰身站起,大喝一聲。積蓄體內,淬煉多年的精純毒力提起,瞬間隨心運轉,走遍全身。只見雷五味左側面龐變得一片青藍,眉毛上隱隱掛了白霜,乃是陰毒彰顯于外。右側面龐則一片火紅,身外空氣都仿佛浮動起來,正是陽毒發作的特征。
  
      淬煉蜈蚣、蛤蟆、壁虎、蜘蛛、毒蛇等五毒,然后分別吸納運用,僅僅是五味毒功的最基礎。五毒混合,分別形成陰毒和陽毒,同時運轉并施,才是真正的高深境界。但這還不是巔峰。這門毒功的巔峰境界,是陰陽二毒再度混一,化為無色絕毒。雷五味卻還未能到達這個境界。
  
      但盡管如此,陰陽二毒齊施,其威力也已經極為恐怖。此時此刻,只要雷五味愿意,他甚至能夠單憑一人之力,就把至少半個杭州城的人都統統毒殺于無形。
  
      雷五味拿出壓箱底的本領,雷大川同樣沒有絲毫保留。他雙掌高舉過頂,猛地一下合拍,登時爆發出霹靂巨響,一身雷霆罡勁凜冽澎湃,氣勢逼人。“奔雷九擊”豁盡施為,已經到達本身可承受的極限。哪怕再多半分力量,雷大川也會承受不住,直接爆體而亡。
  
      但眼下這個狀態,卻恰好處于一個臨界點,讓雷大川能全力搏殺,又不至于反傷自身。此時此刻,他一雙手臂被罡氣強化,縱然是血肉之軀,堅固處已經不下于純鋼精鐵。哪怕再次徒手抵擋子彈,也能輕易接下,絕不會再被打傷骨頭了。
  
      兩名敵人同樣拿出真本事,程立也不再藏著掖著了。他知道麥林左輪的大口徑子彈雖然威力極強,但要拿來對付雷大川,卻已經力有不逮。當下提起麥林左輪,腳下右足一頓。
  
      “地藏劫”!縷縷黑氣憑空顯現,千絲萬縷,纏住了麥林左輪。暗物質與之相互融合,并促進手槍與子彈共同發生蛻變。
  
      彈指剎那,黑氣退去,全新的麥林左輪顯現。只見槍身銀光閃閃,槍管和槍柄之上,都同時浮現出無數精美花紋。槍身上更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六角星。就像大開拓時代,北美洲西部那些警官所佩戴的警徽一樣。
  
      西部時代,廣闊無垠的大地上,一座座小鎮星羅棋布。荒漠、風沙、毒蛇、劫匪……各種各樣的危險,時刻威脅著小鎮上的人們。而唯一能夠保護這些人們,讓他們能夠享受到那一點點微小幸福的,就只有小鎮的執法警官,就只有警官佩戴在身邊的手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