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赛车

幸運賽車 > 快穿之炮灰不約 > 第322章 老爺,您有身孕啦28_快穿之炮灰不約_幸運賽車

第322章 老爺,您有身孕啦28_快穿之炮灰不約_幸運賽車

    離開曹家的時候,華榮還在想曹正龍那對雙胞胎姨娘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其實對于這樣的事情,華榮也有所了解。
  
      只不過她來到這個時代之后,身在房府這種不一樣的家庭之中,并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很多大家族里面,為了招呼來的客人,都會養上幾個女人。
  
      這是從古時候就有的習俗,這樣的女人,一般是用來招待那些上門的客人的。
  
      古時候也會有把小妾互相贈人的習慣。
  
      只是華榮倒是第一次見到,姨娘用來如此的。
  
      看來這曹正龍兄弟倆的成功,也并非是靠運氣。
  
      這一番騷操作,讓華榮都忍不住驚嘆呢。
  
      這是時代背景下的悲劇。
  
      又或者說,只是女人的悲劇。
  
      過了幾天,華榮再次遇到了套路。
  
      上輩子在差不多的時候,原主遇到了一個女學生。
  
      這也是在原主年老之后,有印象的幾個紅顏之一。
  
      而此時,這紅顏就攔在他的車子前面。
  
      今天是華榮開的車,當然,保護他的人也跟在后面。
  
      華榮下了車,衛兵們也聚了過來。
  
      而面前的這女學生看到這么多軍人,也不驚慌,透露著一股沉著冷靜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說,這種氣質匯聚在一個女學生的身上,還是挺勾人的。
  
      至少這個時候,還不算閱女無數,卻也見那不少女人的原主被吸引了。
  
      至于華榮,表示這女人身上透露出的氣息他非常熟悉。
  
      他也曾在某些世界扮演過這樣的角色。
  
      關鍵詞:作女,綠茶,白蓮。
  
      “這位姑娘攔車是想要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先生,我就快要遲到了。請問先生能夠送我去學校嗎?”
  
      女學生扎著兩個辮子,看上去十分的清純。
  
      一張臉蛋潔凈如百合,總之是在青春洋溢的同時,又透露著令人憐愛的誘人氣息。
  
      華榮指了指自己的車牌,“知道這個車牌在廣北代表什么嗎?這是大帥府的車!你攔的可是大帥府的車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且如果你遲到了,你可以選擇坐黃包車。”
  
      華榮指著周圍來往不斷的黃包車道。
  
      女學生臉上的淡定,因為華榮這一席話,慢慢的消失,變得有些驚慌起來。
  
  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華榮笑著,只不過眼神有些冷冽。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背后的主人想讓你做什么。你去告訴你背后的人,我對這些事沒有興趣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想做什么事,直接到我面前來就行。不要把這樣的手段用在我,或者我爸身上。”
  
      說到最后,湊到她耳邊,眸光冷淡,壓低了聲音,“那樣才會讓我生氣,知道了嗎?”
  
      說完,華榮招手喚來一輛黃包車。
  
      從身上掏出幾塊錢塞給拉黃包車的人,指著女學生。
  
      “把這位小姐送到比勝亞女校。”
  
      女學生的臉色,因為華榮這些話徹底慘白起來。
  
      她不知道華榮為什么連她的學校在哪兒都知道。
  
      所以從一開始,他就對她的行動了如指掌嗎?
  
      太可怕了!
  
      這女學生的事其實很簡單。
  
      昨天他放出那些消息之后,就有人害怕大帥府會動了他們身上。
  
      所以想想要提前找一個退路。
  
      這女學生的作用就是這個。
  
      其實這看上去純潔如百合的女學生,是某個商戶主人的外室。
  
      先是以女學生的身份接觸華榮。
  
      緊接著在兩人互生好感之后。再吐露出自己的身份。
  
      再接著,若即若離,之后再徹底相好!
  
      原主在最開始的時候就知道這一切。
  
      但是或許是因為好奇,因為他也從來沒有遇到過想要來攻略他的女人。
  
      所以來了興趣。
  
      而最后,入了局,止不住的為她著了迷。
  
      讓她背后的人達到了目的。
  
      實際上,在華榮看來,那人根本不在大帥府想要對付的目標人物小冊上。
  
      所以根本不用費這份心。
  
      這也是華榮直接將這送上門的紅顏給驅逐了的原因。
  
      要是真想對付他背后的人,說不得華榮還會多花點兒心思和她玩玩。
  
      不過最后這到底是誰攻略了誰,就說不得了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說,剛才那女人在這個時代來看,的確是非常有特色的。
  
      嗯……就是和之前百樂門的任媛一樣。
  
      華榮再一次感嘆原主渣透了!
  
      覺得自己現在幾乎每隔一陣子就要掐掉原主的一朵桃花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道這么掐下去,會掐掉多少。
  
      “這日子什么時候才是一個頭啊?”
  
      ======
  
      王振涼臉色蒼白得跪在祠堂。
  
      努力把背脊打直,想要保留住自己的傲骨。
  
      可是已經跪了半天了,他根本沒辦法在保持這個姿勢。
  
      最后只能雙手撐地,讓身體省些力氣。
  
      他現在其實并不擔心父母的懲罰。
  
      只是害怕他的新任妻子小玫會擔心他。
  
      王家祠堂的大門被人推開,王振涼轉頭,要努力瞇著眼睛才不用擔心陽光會刺痛她的眼睛。
  
      “你想清楚了嗎?”這是他父親的聲音。
  
      王振涼道:“我已經和冷氏離婚了,當初父親你也同意了的。為什么現在又非得讓我和她復婚?復婚是不可能的,我已經有了小玫。”
  
      王振涼和尤玫是在一場舞會上認識的。
  
      他在舞會現場,一眼就看到那個仿佛花蝴蝶一般穿梭在人群中的女子。
  
      她那雙充滿著熱情的眼睛,也同時看向了他。
  
      兩人就因為這一眼,相愛了。
  
      從此一發不可收拾。
  
      而他早就對因為父母之命而娶的妻子非常的不滿意。
  
      他想要和她離婚,最后也非常成功離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這才過幾個月,美夢就破碎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已經說過了,大帥府的人想要動咱們家!理由就是你拋棄原配妻子!為了我們家的前途,你必須和她復婚!”
  
      王振涼覺得非常的不可置信,同時又覺得不可理喻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會有人因為這種事情而針對我們家,這完全就是借口!我是不可能和小玫離婚的,我沒辦法離開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啪”
  
      逆光站著的王父,上前幾步,直接一巴掌打在王振涼臉上。
  
      他有非常多的兒子,對這個兒子并沒有多大的期望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么你就滾出王家吧!我們王家不可能因為你這個逆子,去賭大帥府的那一絲不可能!”
  
      王振涼梗著脖子,對王父道:“那我就不當王家子,我和小玫會搬出王家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