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赛车

幸運賽車 > 神話之我是傳奇 > 第445章 嬴政歸來,王者回歸!_神話之我是傳奇_幸運賽車

第445章 嬴政歸來,王者回歸!_神話之我是傳奇_幸運賽車

    (補償昨天的更新,晚安。)
  
      太陽系外。
  
      在浩瀚宇宙并未有人注意的小小角落,一直浩浩蕩蕩的大軍正跨越星空而來。
  
      他們雖不是駕馭著如同天使族那般巨大的戰艦,但也不容小覷。
  
      卻見一尊尊威嚴神駿,縱橫足有數千米的巨鳥展翅翱翔,從昏暗的星空快速掠過。透過微弱的星空,能夠看到那巨大的鳥類并非異獸,而是閃爍著瑩瑩光澤的法寶!
  
      法寶巨鳥多以黑色為主,赤黑色的羽毛好似與昏暗的星空融為一體。
  
      唯有星空閃爍間,方才顯露出巨鳥巍峨的體型。
  
      秦!
  
      為首的巨鳥上,象征著大秦的旗幟獵獵作響。
  
      后方,一艘巨大的樓船上。
  
      不,那并不僅僅是樓船,而是一座漂浮在星空的巍峨行宮。
  
      延綿十數里的宮殿,壯觀而又華麗。
  
      高大的宮殿內。
  
      嬴政高坐上方,下方有文武官員數十位列坐。
  
      “圣上,過了這座星空祭壇就是山海的地界了。”土孫茂立在宮殿的正中央,滿臉緊張的神色,雙腿甚至有些顫抖。
  
      他低垂著腦袋,絲毫不敢去看上方的男人。
  
      土孫茂從來沒有想過,自己竟會有一天見到始皇帝,大秦圣上。
  
      在他的世界中,大秦圣上本該如同彼岸的星空,只能遠遠地小心觀望,瞻仰星辰的光輝。他甚至從來都不敢想象,自己會有一天這么接近那位傳說中的男人,那位威震天下的男人。
  
      “山海域。”
  
      嬴政眼簾微垂,多年未曾泛起波瀾的心境,突然多了幾分緊張。
  
      這種情緒,他已經上千年未曾感受過。
  
      可是現在,在這個重要的日子,他不能不緊張,也無法保持以往的冷靜與無情。
  
      家鄉!
  
      一個沉重,而又背負了特殊感情的詞語。
  
      當年被迫遠離家鄉,游走在域外的星空。如今終于有了回來的機會,有了洗刷恥辱的機會,嬴政沒辦法依舊保持那份冷靜。
  
      他略顯失神地凝視著虛空,雙眼好似有混沌翻滾,攝人心神。
  
      “圣上,我們就要到家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下方,唯有白起最能感受嬴政的心情,因為當年他們同樣背井離鄉,同樣背負著莫大的恥辱游離于域外星空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白起與嬴政相比,又多了幾分緊迫感。
  
      他的劫難越來越近,這也代表死亡隨時可能降臨。在生命的最后時刻,能夠返回家鄉,回到那片生育自己的地方,對白起而言是莫大的幸運。
  
      所以此時,要說最激動的人,除了嬴政,就是他了。
  
      嬴政回過神來,深深地吸了口氣,想要壓制激動的心情。
  
      但那雙緊握的雙手,以及其上發白的指骨,無不暴露出嬴政激動萬分的心情。
  
      “我們,終于要回家了。”
  
      嬴政穩重而又威嚴的聲音中,帶著少許的激動與顫栗。
  
      “恭賀圣上重返故里。”
  
      下方有大臣站起身來,躬身九十度拜道。
  
      “恭賀圣上重返故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恭賀圣上”
  
      頓時,群臣紛紛起身,齊齊躬身拜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諸位愛卿說得好。”嬴政放聲大笑,其中透著無比的暢快,透著從未有過的舒暢。
  
      兩千多年了,我嬴政回來了!
  
      這一次,朕不會放棄,不會在如同喪家之犬般,倉皇而逃!
  
      嬴政目光如電,精神氣近乎凝聚成實質,貫通浩瀚星空!
  
      他,距離突破已經不遠了。
  
      白起皺了皺眉,道:“圣上,當年山海域容不下化道境界的修士,法相天罡已經是山海域的極限。雖然兩位截教高徒說過,現在的山海域有了特殊的變化,已經能夠容納化道境界的修士。但為了安全起見,還請讓臣率先前往山海域探路。”
  
      眾臣聞言,無不皺眉。
  
      關于山海域的傳說,他們大多聽聞過。畢竟先不說熒惑星域有著多少山海域的強者,就說大秦來自于山海域,就讓他們不得不去關注山海域的傳說與典故。
  
      此時聽到白起的話,眾人不免有些擔心。
  
      嬴政道:“準奏。”
  
      白起躬身退下,大步走出了宮殿。
  
      星空祭壇處。
  
      白起望著眼前有些熟悉,有些陌生的星空祭壇,深深地吸了口氣。
  
      過了這座中轉站,前方就是熒惑星了!
  
      兩千多年了,終于回來了!
  
      白起心中感慨著,帶著眾多侍衛啟動了前往熒惑的星空祭壇。
  
      熒惑。
  
      神光沖天,映照天地。
  
      星空祭壇處,憑空出現數以百計的身影,為首者正是白起!
  
      “將軍,周圍一切正常。”有親衛快速探查了周邊的情況,稟報道。
  
      白起微微頷首,轉而打量著周圍的環境,眼中隱隱帶著淚光。
  
      回來了,終于回來了!
  
      白起勉強壓制了激動的心情,吩咐道:“你們且先留在這里,待我出去探查情況。”
  
      白起說完,不等眾親衛開口,縱身飛出了星空祭壇的結界。
  
      平靜!
  
      天地一片平靜!
  
      白起眉頭微挑,凝重的神色稍微舒緩一些。看來那兩人并未說謊,山海域果然有了變化,否則此時不會這么平靜。
  
      白起心中想著,功力全開。
  
      血!
  
      無邊無際的血海籠罩天地,將整個火星淹沒在血色中。
  
      沉重,血腥,恐怖!
  
      瞬間,整個火星的所有生靈,無不從靈魂深處感受到徹骨的惡寒。
  
      那就好像被太古兇獸盯上,隨時都可能被吞噬的恐怖。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,整個火星都亂作了一團。不過也幸好各大殖民地都是封閉式生態系統,普通人很難看到基地外的情況。
  
      否則就憑無邊血海籠罩火星的異象,就足以讓大部分的人陷入瘋狂與慌亂。
  
      白起感受到依舊平靜的天地,終于露出了笑容。
  
      雖然有些勉強,但足以支撐圣上回歸了!
  
      “速速稟報圣上,山海域確有變故,已經足以容納化道二劫的強者。”白起返回星空祭壇處,對著親衛急聲吩咐道。
  
      白起不能親自返回,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他需要在此地看守,迎接嬴政的歸來。
  
      親衛應是,急匆匆轉身離去。
  
      星空另一處。
  
      嬴政聽著侍衛的稟報,終于忍不住激動的心情,仰天大笑了起來。
  
      “好,好,有勞武安王了。傳朕旨意,全軍出擊,我們回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