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赛车

幸運賽車 > 大明第一禍害 > 第478章 鬧心的正德元年_大明第一禍害_幸運賽車

第478章 鬧心的正德元年_大明第一禍害_幸運賽車

    正德元年大年初一的正旦節,原本應該是喜慶的。
  
      大明熬過了天災和戰火,難得過上沒有內憂外患的新年。新《大明律》整肅朝廷、民間的風氣,物流貿易帶動生活水平的提高,讓所有人看到盛世的曙光。這一切新皇居功至偉。
  
      可是……
  
      新皇把與官員們的過招,形容成征服女人。被新皇整過的官員們,身心遭受巨大的打擊。
  
      “年三十晚上劉閣老突發疾病、謝閣老染了風寒、屠閣老不慎摔倒、周閣老和梁閣老醉倒至今未醒,楊閣老高燒未退,諸公的家人來宮里請假。軍機處的馬大人家也來了人,說是……說是突發心悸。”陳寬越說聲音越小。
  
      每逢大朝,奉天門必定會站滿京官。今日正旦節的大朝,一千多名京官只來了300多位,大都是武官。好在禮部把使臣們都召來充場面,不至于奉天門朝拜的人太少。
  
      即便如此,參加大朝的宗室、皇親、勛貴們表情異樣,現場氣氛沉悶,絲毫沒有過年的喜悅。他們從新皇的口氣中,察覺出新皇對他們插手后宮的不滿。
  
      新皇眥睚必報,誰知道會在這事上出什么幺蛾子。
  
      弘治帝揉揉青筋跳動的太陽穴:“武英殿發情況如何?”
  
      武英殿是命婦朝拜太皇太后、皇太后的宮殿。每逢正旦節,命婦們會排著長隊等待接見。
  
      陳寬神色古怪:“命婦們都到了。不少人都帶上家中適齡的女子進宮。可是,命婦們拜年時哭哭啼啼的,哭訴當家的不易。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臉色不佳。”
  
      來訴苦的,也不忘帶上未出閣的女子。看來大家這次不會妥協了。
  
      “還以為臭小子當了皇帝脾氣會收斂。”弘治帝無奈地長嘆一口氣,“養兒方知父母恩。讓欽天監重新選一吉日,禮部加快速度準備皇帝大婚,越早越好。大婚后選秀女充實后宮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皇爺,選秀女的規矩是否變動?”陳寬耷拉著眉頭一臉糾結。
  
      小爺身旁至今無宮人伺候,有各種緣由。
  
      早先娘娘想生育親子,在皇爺耳邊念叨成化帝和萬貴妃的往事,絕了小爺接觸宮女的機會。
  
      后來是張天師同皇爺論道,提及固精的重要性,皇爺有意不讓小爺過早接觸女色。
  
      小爺登基后,禮部曾提及選秀女一事。各家都想把女兒、孫女塞入宮中,膠著很久后此事不了了之。原本后宮甄選小官之女入宮,朝臣們都熄了心思。可未來的皇后是李東陽大人的女兒。除了宗室,大長公主府、朝臣、勛貴哪家不想送女兒入宮?
  
      弘治帝揮揮手:“讓臭小子自己頭疼去。”
  
      雖然現在是一地雞毛,可弘治帝從未后悔定下李東陽之女。事實證明,他們父子的策略成功了。利用李東陽、劉健、謝遷、楊廷和等人分化文官集團,皇帝奪回朝堂上的話語權,這比什么都重要。至于后遺癥,讓臭小子收拾。
  
      “正旦節從簡吧,朕早早回宮陪福泰去。”弘治帝起身走入人群,同官員們寒暄幾句,把一切事宜交給禮部后回宮。
  
      禮部尚書石瑤作為六部唯一出現的堂官,認命地操辦起來。
  
      正旦節,駙馬們需要出城祭拜皇陵。可齊駙馬還被關著,他需要去找宗人令晉王,商議派哪位宗親替代齊駙馬。
  
      年三十晚,陛下得知安南使臣出現在宮門前,帶著濃濃的醉意從遼東打電話到宮里,把齊駙馬罵得狗血淋頭。安南使臣在宮門口,當著眾人的面,被錦衣衛關入北鎮撫司。包庇他們的仁和大長公主和齊駙馬,被宗人府按宗律處罰,夫婦兩在宗人府的大牢內過年。
  
      這還是小事!
  
      禮部明明應該是六部中最輕松的地方,如今卻成了龍潭虎穴。
  
      有門路的官員都在四處活動,想要在官員考核時調離禮部。就算讓禮部官員去下等府當七品芝麻官,他們都愿意。其他官員,死活不愿意調入禮部。外放的官員寧愿在外繼續當官,也不愿在這個節骨眼入禮部。
  
      為何?年后禮部的重中之重是處理好新皇大婚、選秀女兩件事。
  
      說穿了,就是因為寫入《大明律》的‘嫡長子繼承制’。新皇依法治國,偷偷刪除科舉入考的規則,并沒有更改‘嫡長子繼承制’。這一舉動讓所有人的心都活泛起來。
  
      “立嫡以長不以賢,立子以貴不以長”,“無嫡立長”兩條,是確定下一任皇太子的章程。
  
      歷朝歷代,以嫡子繼位的皇帝不多。
  
      先帝是長子。
  
      太上皇是先帝的長子。就算生母是一名普通的宮女,先帝無嫡子的情況下,太上皇就是名正言順的太子人。就算當初萬貴妃生下了皇子,只要沒被立后,太子還是太上皇。
  
      新皇的長子,很重要。
  
      不管新皇是否大婚,未誕下嫡子或長子前,各方都會關注著。
  
      以前后宮女子出身低微,但未來的皇后打破了這個潛規則。就別怪大家動手腳了。
  
      爬新皇龍床,不但需要過五關斬六將,還要具備逆天的運氣。
  
      別說送美女的楊玉,只是小小的遼東都司都指揮使。哪怕是太上皇送的,也有因為各種緣由被人攔下。
  
      新皇的長子,是隨隨便便哪個女子能生下的嗎?
  
      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臉色不佳,可不是因為命婦們哭哭啼啼。新皇說的話太過損人,哭訴是正常的。可各家命婦帶上家族中最出色的女子,讓后宮兩位很是娘娘堵心。兩位娘娘的娘家人瑞安侯府、壽寧侯府也有送女入宮的打算。
  
      遼東渡過了苦情的弘治十六年,迎來的正德元年,好像也沒那么讓人愉快。
  
      “別再讓陛下沾酒了。如果陛下再沾一滴酒,你們遼東都司全員的考核不合格。”軍機處只剩下許進一人值守。馬文升被氣病了,彭清回老家過年。
  
      楊玉委屈:“我們哪敢攔著陛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看你們膽子很大,敢給陛下送女人。還是有異族血統的女子。”許進不得不把話說破。
  
      楊玉聽后一臉后怕:“末將發誓,絕不讓一只母蚊子飛到陛下身邊。”
  
      醒酒后聽到小報告的朱壽磨牙。堂堂大明皇帝,連半夜找小妹妹談人生的機會都沒?!
  
      他大爺的,朕都沒好日子過,你們也別想過的好!
  
      正德元年大年初一讓很多人鬧心。而最鬧心的,當屬張原慶張天師。
  
      驛路上幾乎沒有行人。一路疾馳,眼前是萬家燈火,頭頂是寒風和飄雪,背后則是無形的刀光劍影。張原慶必須盡早趕到遼東。
  
      竟然有王八羔子在新皇面前坑他!天下的天師們效忠他?無稽之談!他說句話,皇家研究院的那群人會搭理他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