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赛车

幸運賽車 > 血精靈崛起 > 511 命運之子伊利丹_血精靈崛起_幸運賽車

511 命運之子伊利丹_血精靈崛起_幸運賽車

    僅論對創世隱秘的宏觀認知,而非具體細節的話,連存身秩序領域頂點,堪稱已知物質宇宙內最強生物的泰坦,都不像安格瑪這樣,擁有相對準確的宏觀認知。
  
      安格瑪知道自己所講的“故事”,足以成為顛覆艾薩拉世界觀的導火索。
  
      他也親手擴展了那道讓上層精靈法師們頭疼不已的空間裂隙。
  
      至于艾薩拉的命運究竟會不會被改變,上層精靈又能否借此接觸到宇宙另一端的薩格拉斯,最終導致上古之戰提前到來,安格瑪并沒有十足的把握。
  
      在阿曼蘇爾之眼揭示的萬千可能中,前者的實現重在后續引導。后者固然是一個大概率發生的事件,卻因參照體系的不健全,而不足以引為依據。
  
      畢竟歷史并未準確記載,暗夜精靈接觸薩格拉斯一事的具體細節。
  
      但不管怎樣,安格瑪都必須在上古之神掀起的戰火徹底改寫時間線走向之前,讓上古之戰順利發生,否則可怕歷史變量將超出所有人的掌控。
  
      值得慶幸的是,離開卡多雷帝國的首都前,他看到了最后發生的一幕,也看到了面對薩格拉斯時,艾薩拉臉上的復雜之色……
  
      自從擁有了難以想象的超然力量,開始投身這段決定后續歷史走向的重要時間節點,安格瑪的心境就隨之發生了變化。
  
      當他看到,自己親手拉開了上古之戰的序幕,令這場導致無數生命喪生的滅世浩劫提前到來時,他才恍然驚覺,面對時間線一事,自己是如此理智,理智到近乎冷血。就仿佛那些必將消散的生命,只是毫無意義的數字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熙熙攘攘的街道上,安格瑪所到之處總能引發行人的議論。
  
      先知的大名早已傳遍蘇拉瑪城,任誰看到這個有著白色皮膚的瘦高外族人,都幾乎立刻把他和傳說中的先知聯系到了一起。一看之下,果然和城里的三尊雕像一模一樣,不就是先知本人?
  
      在人們敬畏的目光中,安格瑪緩步前行,思慮重重,最終來到了月神殿所在的中央廣場。
  
      廣場密布綠植,茵茵樹蔭下,孩童歡樂嬉戲,清脆的笑聲伴著鶯歌燕語,在蘇拉瑪上空譜成了一曲世事靜好的柔美樂曲。廣場一頭,那尊艾薩拉命人照他樣貌雕塑的先知雕像,與廣場中央的艾露恩神像遙遙對望。
  
      重稅加身,生活水平急劇下降,在這樣一個艱難的時代,人們總是需要信仰的撫慰。廣場上往來的行人,大多是信徒,不是正要到月神殿祈禱,就是剛從里面出來。
  
      里面很少有來自上城區的貴族。
  
      安格瑪環視片刻,最終在廣場一角的花壇,找到了此行的目標。
  
      一個身材高大,有著金色雙瞳的年輕暗夜精靈,正坐在花壇前的長凳上,目不轉睛地盯著月神殿的入口,懷里還抱著一袋水果。水果似乎是剛買來的,上面還掛著水珠。
  
      金瞳暗夜精靈所在的位置視野良好,只要有人走出月神殿,都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  
      看起來,他應該是在等一位供職于月神殿的女祭司。
  
      因為此時月掛半空,正到了女祭司們結束半天輪值,用餐的午夜小憩時間。每當一位身穿月白色祭司長袍的女祭司走出月神殿,年輕人的身子都會從椅子上坐起來,皺著眉頭仔細看個不停,發現來者不是自己想找的人后,才會失望地坐回去。
  
      至于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進去找……
  
      十有八九,這家伙想制造一次“偶遇”。
  
      安格瑪靜靜地走到了他的身后。全神貫注之下,金瞳暗夜精靈都沒能發現,有人就在自己旁邊觀察著自己。
  
      等待中,他不斷把玩掌中的一團奧術能量。
  
      絢爛多彩的魔力流在他的手指上繚繞著,時而凝聚成流淌出冰冷寒氣的冰塊,時而變成一團嗶啵作響的火焰,到最后又盡數化歸無形,逆向還原為最純粹的奧術能量,順著掌心回到他的身體里。
  
      在這位金瞳暗夜精靈的手中,魔力就如同肢體的延展一般運用自如。
  
      天資卓絕。
  
      這是安格瑪能想到的唯一評價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暗夜精靈民間傳說中,必將擁有一番成就的金色雙瞳的擁有者;
  
      不愧是命運之子;
  
      不愧是……
  
      伊利丹·怒風。
  
      據安格瑪所知,此時的伊利丹根本就沒有系統學習過奧術魔法。
  
      在上古時期的卡多雷帝國,若非得到官方的重點培養或其他機遇,學習奧術魔法的耗費,連普通的貴族都很難承擔得起。自從上古之戰發生的幾年前,怒風兄弟的父母死于一場意外事故,兄弟兩人的生活就一直非常清貧。
  
      伊利丹因此無從踏入渴慕已久的奧法之道,直至上古之戰到來時,才因獲得了黑鴉堡領主庫塔洛斯·拉文凱斯(拉芬克雷斯特)的賞識,而加入了黑鴉堡的月亮守衛衛隊,得以大展拳腳,在假意投效薩格拉斯前,就成為了一名強大的施法者。
  
      論及在奧法一道的天賦,縱覽艾澤拉斯上下一萬年,都罕有能夠比肩伊利丹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伊利丹逐漸察覺到了不對。因為過往行人都對自己這邊投來了古怪的目光,交頭接耳,議論紛紛。他疑惑地回過頭,看到身后的安格瑪時,頓時嚇了一跳,急忙站起來行禮。
  
      “先……先知大人?抱歉,我……我不知道您在這里。”
  
      水果灑落,骨碌碌滾了一地。
  
      伊利丹怎能不知道安格瑪是誰,和居民一樣,天天路過先知雕像和貼滿先知魔法畫像的告示板,想不知道先知長什么樣子也難。
  
      白色皮膚、瘦高身影、火紅法袍,還有那雙燦若星辰的雙眼……無不印證著,眼前這人就是近來轟動蘇拉瑪全城的先知本人!
  
      伊利丹顯得很緊張,因為傳說中深諳奧法之秘,連艾薩拉女皇都奉若神明的先知,居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!
  
      哪怕后世的伊利丹叱咤艾澤拉斯,可此時的他,卻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年輕人,見到大名鼎鼎的先知安格瑪又怎能不緊張。
  
      “你好,伊利丹·怒風。”
  
      安格瑪微微一笑,輕輕招手,滾落的水果懸浮而起,沾染的泥土消失不見,自行回到了亞麻布袋里。他把水果袋交還給伊利丹,說道:“很抱歉嚇到你,我是來專程找你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找……我?”伊利丹怔了一下,想不出先知為什么會對自己這樣一個普通人感興趣。
  
      “別擔心,我沒有惡意。我只是希望能邀請你來我的小院做客,我們可以就魔法進行一番深入的探討,怎么樣?”
  
      安格瑪的神情很隨和,邊說邊用魔法塑造出一份信物,交給了伊利丹,“什么時候來都可以,不過最好是入夜前,那樣的話,我們聊完以后,你還能趕上我教授的第一堂魔法課。”
  
      伊利丹接過信物,心里翻起了驚濤駭浪。
  
      先知……邀請我去……艾露恩在上啊,他居然用了“探討”這個詞?對我這個小人物?我何德何能……
  
      等等……趕上魔法課?什么意思?
  
      難道他一直在我身后觀察我,看到了我的魔法天賦,邀請我……去學習魔法嗎?
  
      “是的,伊利丹,你的才華不應泯然于眾。我想,或許我能幫你實現你的理想。如果愿意的話,就在明天入夜前來西郊吧。”安格瑪宛若洞悉了伊利丹內心的想法,還指了指伊利丹手中的信物,“別把它弄丟了,否則衛兵會阻攔你的。”
  
      伊利丹張口結舌,不知該說些什么好。自打這位神秘的先知現身,他就有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。
  
      這位先知好像非常了解自己,自己明明一句話都沒說,對方的話語里卻透出了一股深知自己定會應邀前往的自信。
  
      伊利丹確實無法抵抗這樣的誘惑,學習魔法,一直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。
  
      可……
  
      高高在上的先知,居然邀請我這樣一個小人物……
  
      這算什么?
  
      從天而降的驚喜嗎?
  
      “我一定會來的,先知大人。”伊利丹收起內心的復雜情感,行禮應允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,對了。抱歉弄臟你的水果,希望你不介意我以這樣的方式表達歉意,你的心上人應該不討厭甜食吧?”安格瑪張開手掌,繽紛的奧術能量匯聚而來,凝聚成了一塊漂亮的粉紅色奶油蛋糕。
  
      奧術魔法還能這么用?憑空造物?這是什么手段?伊利丹徹底驚呆了。
  
      安格瑪笑著把蛋糕放到了伊利丹空著的手里,朝月神殿的方揚了揚頭,“順便一提,你快要錯過自己的心上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心思被說破,伊利丹不由一怔,急忙看向月神殿。只見他心心念念的泰蘭德,正順著大殿前的步道階梯緩緩走下。
  
      呃……他怎么知道我在等泰蘭德?他怎么知道泰蘭德是我的心上人?
  
      伊利丹滿心疑問地回過頭去,卻只看到了安格瑪悠然遠去的背影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別人不知道,安格瑪可是知道的。追求泰蘭德時,伊利丹最慣用的手法,就是在對方回家的路上、在對方供職的月神殿,制造一起起“偶遇”。
  
      “我很期待你的赴約。”安格瑪背著身揮手道別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幾經猶豫之下,伊利丹咬了咬牙,趕在泰蘭德走遠之前追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確認泰蘭德的前行方向后,伊利丹快跑幾步繞到街道另一頭,竭力把呼吸節奏調整正常,裝作剛買完東西的樣子,清了清嗓子,收拾好表情,時機完美地出現在了泰蘭德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伊利丹?”泰蘭德驚喜道。
  
      伊利丹臉上也露出了同樣的表情,“啊,沒想到能在這遇見你。我剛買了些水果……還有蛋糕——專程給你買的。”
  
      說著,伊利丹把奶油蛋糕遞給了泰蘭德。
  
      奶油蛋糕根本不在伊利丹事先排練好的“謊言”里,剛才滿心裝的都是先知的邀請,沒來得及細想,只好臨場發揮。
  
      “你真是,為什么要買這么貴的東西?”
  
      “快嘗嘗,很好吃的。”
  
      接過蛋糕,泰蘭德語氣里雖然有埋怨,但在伊利丹期待的目光中,還是無奈地苦笑了幾聲,放到嘴邊吃了一口,品嘗到唇齒中綻放的美味,眉眼一下子舒展開來。
  
      “真的……很好吃,在哪買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唔,上城區,一家新開的糕點店,”伊利丹顧左右而言他,轉移話題道:“去吃飯嗎?一起吧,城南有家還不錯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兩人漸行漸遠。
  
      另一邊,隱藏在人群中的安格瑪忍俊不禁。誰能想到,“背叛者”伊利丹還有這樣的一面?如此年輕,如此稚氣未脫,在自己面前,居然也會如此的緊張……
  
      他搖了搖頭,轉身離去。可腳步卻突然停滯,神情也一點點凝重了下來。
  
      在感知范圍內,他看到了發生在下城區的……
  
      驚人一幕。(http://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