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赛车

幸運賽車 > 海賊之疾風劍豪 > 第333章 巔峰科比,霸道K頭_海賊之疾風劍豪_幸運賽車

第333章 巔峰科比,霸道K頭_海賊之疾風劍豪_幸運賽車

    王下七武海!
  
      毫無疑問,這是一個讓偉大航路的海賊們又羨又怕的稱號,羨的是只要成為王下七武海,就會被解除懸賞,成為海軍的盟友,甚至能夠光明正大地進行劫掠。
  
      怕自然是因為能夠成為王下七武海的海賊,本身實力強大的同時,與他們這些海賊還是對立面的關系,別說主動招惹了,要是遇到的話他們絕對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的。
  
      所以,此時此刻,在意識到自己這群人干了什么蠢事之后,華萊海賊團船上的這些海賊們,那真的是連腸子都要悔青了。
  
      他們寧愿回頭和G-5支部的海軍們拼死干上一架,也絕對不想惹上眼前的疾風海賊團。
  
      那位傳聞中的大劍豪夏諾,可是原懸賞高達六億貝利,連天夜叉多弗朗明哥都死在他手上的狠人啊!
  
      而就在他們整艘船都陷入絕望的時候,對面的疾風號上,卻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派景象。
  
      “嘿,這幫人還真是挺有意思啊。”
  
      船頭,羅斯趴在欄桿上,看著遠處海面的華萊海賊團嘖了一聲道,“被海軍包圍后居然往我們這邊跑,怎么的,這是臨死之際,還想著拖我們下水呢?”
  
      “估計是沒注意到我們的海賊旗吧。”旁邊的丹尼爾幸災樂禍地道,“等他們待會靠過來發現是船長在這兒的話,恐怕是要嚇得尿褲子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。”
  
      基拉翻了翻手里搜集的一沓通緝令,這是他當年遇到夏諾之前就一直有的習慣,“我剛查了下,這個海賊團的船長叫華萊,懸賞也有一億多貝利的樣子,有惡魔果實能力,實力并不算弱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實力是弱是強也得看是跟誰比,在船長面前還不得……”羅斯對此曾持不同意見,剛準備反駁,眼角余光卻是注意到了什么,不由奇怪地道,“咦,他們怎么又換了個方向跑了?”
  
      眾人循聲一看,發現那艘海賊船果真調頭換了個方向,轉而從偏右的側翼突圍了。
  
      “看來是終于認出我們了。”丹尼爾當即猜出了真相,不由攤手道,“這跑的可比剛才沖我們來的時候還快,看來船長在他們眼里,比那幫海軍要可怕的多嘛。”
  
      大家被這話逗得嘿嘿一笑,夏諾則是懶得搭理這貨,右手搭在洞爺湖的劍柄之上,以肉眼難辨的速度驟然拔出劍刃,向著前方的大海遙遙斬出一劍。
  
      居合·斬鋼閃。
  
      嗤!
  
      恢弘的白色劍氣當即激射而出,一路卷起驚濤駭浪,而后在華萊海賊團一眾海賊尚未反應過來之際,就猶若驚虹一般從船頭貫穿而過。
  
      咔擦!
  
      木板斷裂的聲音瞬間響起,劍氣強大的穿透力讓整艘海賊船瞬間被斬為兩斷,上下分離,而后余波造成的無數裂紋迅速蔓延擴散,甲板上的一眾海賊只覺腳下踩空,旋即失去重心,陸續慘叫著落入海中。
  
      華萊海賊團的規模并不算小,干部與普通海賊加起來足有兩三百人,所以一時間,整個海面就像是下了一陣餃子雨般,噗通聲連綿不斷。
  
      作為船長的華萊自然也身在其中,甚至比屬下們處境更糟,他是惡魔果實能力者,猝不及防之下一跌進海里,頓時就只覺渾身一陣軟綿無力,幸好有一塊木板漂到了旁邊,他奮力抓住了邊緣緊緊抱住,才沒有像一些水性不好的倒霉蛋一樣直接沉下海面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情況?”旁邊傳來了一個屬下驚慌的聲音,“發生了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這也是其余幸存下來的海賊們想問的,因為剛才夏諾那遙遙幾百米外斬來的一劍速度實在太快的緣故,許多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只記得一聲巨響后船就沒了,到現在還是一臉茫然。
  
      “是疾風劍豪夏諾出手了。”有個干部還算冷靜,將剛才自己目睹到的一幕大喊了出來,“我看到了,是他向我們這邊斬了一劍,才變成現在這樣的!”
  
      臥槽!
  
      聽到這話,還漂浮在海面上的海賊們紛紛驚得倒吸了一口涼氣,他們之前認出對方選擇掉頭的時候,可是還離著好幾百米呢,對方居然僅僅是斬了一劍,就直接隔空把他們的海賊船都給劈成兩半了?
  
      不愧是七武海中都能排上前列的大佬,這也強的太過離譜了吧……
  
      船員們還處于震撼之中,華萊則是好不容易回過神來,他看了眼已經支離破碎變成無數碎木板的自家船只,眼中滿是陰狠怨毒之色。
  
      就算是七武海,和他們這些海賊立場不同,可大家本來井水不犯河水,也沒招你惹你,放一條生路難道不行嗎,至于做的這么絕,直接把整艘船都給斬斷么!
  
      就這么急著給海軍當狗?
  
      一股恨意在心中瘋狂蔓延,他咬著牙打定主意,不管今天有沒有機會逃離,除非他當場被海軍格殺,否則日后就算是被關進推進城,他都永遠都不會忘記今天的遭遇,將來總有一天要找這個狗日的七武海算算總賬。
  
      然而,現實往往總要比最保守的計劃還要慘烈,華萊心中的念頭還沒通達,就聽到天上傳來了呼嘯的風聲。
  
      他下意識地抬頭望了一眼,卻詫異地看到一只翼展足有六七米長的黑色巨鷹從高空俯沖而下,兩只爪子張開,向著自己的肩膀狠狠抓來。
  
      “滾開!”
  
      華萊勃然大怒,就算是變成了落水狗,又什么時候輪得到一只畜牲欺負自己了,當即就是抽出腰間長劍,一手扶著木板,一手握劍向著這只飛到跟前的巨鷹爪子的根部斬去。
  
      當!
  
      金屬交擊的聲音響起,華萊目瞪口呆地看著被劈了一件后毫發無傷,甚至還濺起了幾點火星的鷹爪,還沒來得及做出下一步反抗,就只覺肩膀一痛,而后整個人就被從海水里抓了上來,像是小雞崽一樣,毫無反抗之力地被提溜著,向遠處的疾風號而去。
  
      咚!
  
      到了疾風號上空,小洛猛然將其丟了下來,自己則悠哉悠哉地又趴回到了欄桿上,舒舒服服地繼續曬太陽。
  
      華萊后腦勺著地,栽在了甲板上,頓時一陣頭暈目眩,好不容易緩解了一些,剛想發動果實能力跑路,就發現面前不知何時站了一位容貌俊秀的黑發少年,正笑瞇瞇地望著自己。